image_pdfimage_print

Rain

不懂如何說出的言語 就像被凍僵了的樣子
一直在人面前扮演溫順地生存著
就這樣魯莽的樣子
在這雨夜裡 將你緊緊抱住

路邊張貼的傳單 和 壞了的街燈
街頭上總是那樣 誰都是急忙的樣子
錯的不是你
而是無法掩藏住衝動的我

Lady 你在濛濛煙雨中
跑離那空蕩蕩的車站

即使是滂沱大雨也不顧
即使是渾身濕透也不顧
濺起水花的你 消失在大雨之中
總是在清晨便早早來到這小巷裡
我要趁現在 把你緊緊抓住
不要走 不要走
這樣對你說著

在已經分開生活的現在
已經失去了握住那好像在哭泣的天空的堅強
不想你受傷的情感
一直在心底裡沒有改變

Lady 被大雨淋濕了的你
稍微看了一下我的眼睛

即使是滂沱大雨也不顧
即使是渾身濕透也不顧
吹著口哨的我 緊追著你
明明對你已經非常了解
仍像初次爭吵的那夜一樣
不要走 不要走
這樣對你說著

肩上的襯衫已經乾了 在走出檢票口的時候
在你住的城市下的雨已經開始變小了
明天也會像今天這樣繼續著
就這樣 我和你不會就此結束

Lady 你現在還是這樣
小小的傘也不撐

即使是滂沱大雨也不顧
即使是渾身濕透也不顧
濺起水花的你 消失在大雨之中
總是在清晨便早早來到這小巷裡
我要趁現在 把你緊緊抓住
不要走 不要走
這樣對你說著

即使是滂沱大雨也不顧
即使是渾身濕透也不顧
吹著口哨的我 緊追著你
明明對你已經非常了解
仍像初次爭吵的那夜一樣
不要走 不要走
這樣對你說著

言葉にできず 凍えたままで
人前ではやさしく生きっていた
しわよせで こんなふうに雑に
雨の夜にきみを 抱きしめてた

道路わきのビラと 壊れた常夜燈
街角ではそう たれもが急いでた
きみじゃない 悪いのは自分の 激しさを
かくせないぼくのほうさ

Lady きみは雨にけむる
すいた駅を少し走った

どしゃぶりでもかまわないと
ずぶぬれでもかまわないと
しぶきあげるきみが 消えてく
路地裏では朝が早いから
今のうちにきみをつかまえ
行かないで 行かないで
そう言うよ

別々に暮らす 泣きだしそうな空を
にぎりしめる強さは今はもうない
変わらずいる 心のすみだけで 傷つくような
きみならもういらない

Lady きみは雨にぬれて
ぼくの眼を少し見ていた

どしゃぶりでもかまわないと
ずぶぬれでもかまわないと
口笛ふくぼくが ついてく
ずいぶんきみを知りすぎたのに
初めて争って夜のように
行かないで 行かないで
そう言うよ

肩が乾いたシャツ 改札を出る頃
きみの町じゃもう雨は小降りになる
今日だけが 明日に続いてる
こんなふうの きみとは終われない

Lady きみは今もこうして
小さめの傘もささずに

どしゃぶりでもかまわないと
ずぶぬれでもかまわないと
しぶきあげるきみが 消えてく
路地裏では朝が早いから
今のうちにきみをつかまえ
行かないで 行かないで
そう言うよ
どしゃぶりでもかまわないと
ずぶぬれでもかまわないと
口笛ふくぼくが ついてく
ずいぶんきみを知りすぎたのに
初めて争って夜のように
行かないで 行かないで
そう言うよ

突然有了疑幻似真的,
在某個地方生活的記憶。

方向感相當強烈,
所有陳設、裝潢都清楚,
所有事物都能觸碰。

我知道我曾在附近出沒過,
但我實際沒到過像這樣的地方。

清醒到現在才慢慢明白不是真的,
一般我清醒後十分鐘內不寫下的話,
夢的記憶也不會保留,
真的好奇怪,
是清神錯亂的病徵嗎。

也相當地肯定不是前生記憶,
因為那不是在我出生前就存在的地方。

(先寫下再跟進)

結他

我結他上的弦斷掉了,雖然我一早就知道它在生銹。

我早就知道每一件事物都有它的壽命,
光放著,還能勉強延續,
但作為一件樂器,光放著不碰,根本就沒有意義。

磋砣歲月。

斷掉了,真好。

不用再想著如何小心。

斷掉就能換新。

成長

人越大,越不敢說。尤其是對住認識的人。

「_____,唔好再問。」成了口頭禪。

有些事說了也於事無補。

不是說堅強,不是我不受影響,只是我發現有些話很難說出口。

明明就是個道理狂,卻又欲說還休。

一段時間,我連自己都面對不了。

過後我會說的,應該。

減肥邏輯

我一直以來不明白的邏輯。

減肥公司一直以來都以「成功減去某些重量後,會退回按金」作招徠。

換句話說,即是當客戶付款參加的療程不成功,就得付款;而成功才會得到退款。

作為一個服務供應商,當然想收足款項,而無所不用其極地阻止客戶付款後得到成效。

客戶繼而會得到毫無效果,甚至反效果。

相信參加的人是最先把腦袋減掉才會加入的吧。

人生教練

因為電視台一個真人SHOW節目,了解到香港原來有一個叫做「人生教練」的行業。

一個人踢得好,他能成為一個足球教練,教人怎麼踢足球;
一個人語言說得好,可以教人怎麼講一種語言;
一個人煮飯造菜做得好,也可以成為烹餁老師,去教人怎麼造菜。

但「人生教練」是什麼呢?

一個人的人生怎麼才算得上是活得好, 大概沒有一定的準則。

事業有成但活得不高興的,大有人在;
長得漂亮,命途坎坷的,也不缺人;
滿身名牌,內心自卑的;
相識滿天下,但內心空虛的…

每一個人都有缺點,
每一個人所追求的事情都不一樣。

甲之熊掌,乙之砒霜。

你心目中的完美人生,
並不等於別人的夢想。

人生是自己活出來的,
一個人要靠另一個人去教導如何活著,
這個人的人生不是很悲哀嗎。

假如耶教是我列袓素來都不認識的…

申命記
13:6你的同胞弟兄、或是你的兒女、或是你懷中的妻、或是如同你性命的朋友、若暗中引誘你、說、我們不如去事奉你和你列祖素來所不認識的別神、
13:7是你四圍列國的神、無論是離你近、離你遠、從地這邊到地那邊的神、
13:8你不可依從他、也不可聽從他、眼不可顧惜他、你不可憐恤他、也不可遮庇他、
13:9總要殺他、你先下手、然後眾民也下手、將他治死。
13:10要用石頭打死他、因為他想要勾引你離開那領你出埃及地為奴之家的耶和華你的神。

假如耶教是我列袓素來都不認識的,
我信還是不信依然要被打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