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

那天晚上,
機緣巧合地去了飲み会。

我和語言不完全能通的ろすさん,
談到了半生瓜,還有苦瓜那首歌,
說過了人生半才不怕吃那甘苦味。

談到了栗子百事的事;
談到了廣島、任俠、高倉健的事;
里芋的事。

收到了一大包禮物,
被招待吃飯了。

偷聽到,
他一直記住我當天曾為他張羅三一一消息的事。

拿出真心待人,
以往令自己受傷的事情有太多,
原來真的會有人能記住。
一切都值得。

我也會深深記住。

寫在內側。每當變幻時

每次當幸福好像要來的時候,
總有後著。

滿以為能出差,可以見識體驗;
最後麻煩每一個人為我張羅奔波。

我討厭這樣,
比起身體上所受的痛苦,
比起對將來未知會變得多壞的情況而恐懼,
我更討厭給人麻煩。

我在人生的頭二十年都負累夠了,
我確實聽得、記得清楚某些日子、不同的人都這樣說過。
然後,在過去的好幾年,
雖然也受過一些人的恩惠,
但始終,未到最壞的情況也不敢張聲。

本來我答應過我會去做身體驗查的,
沒想到當晚更痛。

嗯。
我卻發現我隨行藥物中,
止痛藥根本不夠多撐三天。

本來,我以為日本沒有診所這回事,
所以覺得不舒服便直接去病院,
想著只要能拿到止痛藥,
能撐到回來看醫生就好。

一大清早,打擾了在美國的朋友
(幸好美國是黃昏)
問了一下,他叫我去聖路加国際病院,
因為那裡應該有能講英語的醫生。

可是我只想在附近拿到藥就回來,
到酒店前台問了一下,
原來有間病院就在三分鐘的路程。

沒想到在癌研有明病院的先生,
初步診斷我是虫垂炎。
查了一下字典,即是盲腸炎啊,
大家立刻大為緊張。
我卻覺得痛楚稍微舒緩,
又未至於痛成要大家為我做這麼多的程度,
只想拿了止痛藥就走。

後來又應保險公司要求,
要到聖路加拿取安全飛行證明,
再一次進醫院。
基於新患只能在早上登記,
而虫垂炎的後果可大可小,
所以就進了救急部,即是香港的急症室。

做了一系列的檢查,
驗血,磁力共振,X光。
CT Scan真不是一般的難受,
全身都想把造影劑噴射出來,
那種灼熱,連耳道都感受得到。

檢查完了。
然後呆等到睡著了又醒。

一直在訊號圈外沒法和外界接上…
比起病情這更讓我著急。
在facebook偶然在我上廁所時接到ろすさん說現在在來院途中(!)
千辛萬苦才能回覆得到叫他不要來。
(softbank經常圈外)

護士突然喊我。

說要立刻到產婦人科。
我迷惑了。
她以為我不懂,
但我不解的卻是…
不是說虫垂炎嗎?

總之又照了一下內窺超聲,
說卵巢有個腫瘤。

嗯。

這次最壞的情況是癌吧。
而且在父母都有過的情況下,
我是高危的族群。

嗯。

當下沒想太多。
暫時不用做些什麼緊急的事情,
不用繼續打亂行程,
不用麻煩更多人就好。

嗯。

沒想沒想,
直到今天早上,
在外邊一個人坐著,
有點輕鬆時,
突然想哭。

我這樣的人,
其實沒資格戀愛吧。

比起身體上的苦,
更加苦了別人吧。
我生來要自己背負的,叫命運;
至於認識我的,和我一起背負的,卻是擔子。

而且還這麼短的時間。

是不是不應該這麼自私,
反正自己都慣了一個人。

就趁著不還不是萬劫不復…

「分手吧」

還沒到喉嚨,
又吞掉。

進退維谷。

怎麼辦…

我已經不知道我能做些什麼。
要說忠於自己,也…

連自己也不知道想怎樣。

一方面想得到安全感,
一方面不想變成高調自私的人。

歐遊相片

day 6~8 Vienna ~ Hong Kong

(終於有點精神能寫)

之前我可能是對維也納存在了一點誤會。

維也納是個現代的都市,但也不失保存歷史的熱情。比起香港來說,根本不能同日而語。

治安也比較好,我的手提包也再沒有上鎖地在街上亂走。

這邊空氣好,溫度也不高,旅程中沒有一天曾嘔吐,比起在港幾天就吐一次,我只能說是天氣的問題。

IMG_0556

藍天真好呢。

去完皇宮参觀以後,就到中心的大街走走。大家都在努力Shopping,可是我對名牌沒有興趣。

大街中心有著歐洲第二大的教堂(僅次於科隆那一個),不過大不等於漂亮,我還是比較布拉格的那一座。隨便拍了些照片以後,就拿著手機,像金屬探測機那樣尋找wifi。

在Louis Vuitton旁邊找到一間能看到藍天的cafe坐下來。

 

IMG_0562

原來天可以這樣藍。

在維也納當然是吃Sachertorte,可是我很窮,沒法吃到正牌的。其實我也沒有好好去找他們的店。

sacher torte

這個東西對於我來說是太甜了,我根本不是喜歡吃甜點的人。

團體裡每個人都有著不同的性格:有在極短時間找到Super Market的吳先生,吵得像轟炸機一樣的Peter夫婦…而我肯定是像尋找被地震活埋傷者的救援人員,而且拍照的時候到處亂躺亂滾,真的很髒。

坐了很久很久,然後去Johann Jr. Strauss發跡的音樂廳聽演奏。

IMG_0600

老實說,剛進場的時候,我有點失望。這是比較Casual的音樂會吧,像是我從前學校參加symphonic band時的規模。我以為能夠看到正式一點的(枉費我一番苦心穿得算是正式了一點)。

不過,能夠在音樂之都維也納中靠音樂糊口的,演奏水準不會差就是了。

曲目是Mozart和Strauss為主,當中很容易就分得出來,哪首是由哪個作曲。感覺上,Strauss並不喜歡管樂手,都不會為他們安排主音的曲節。

不過Strauss是華爾茲的作曲家,有好幾首就有舞者出來為我們跳舞。沒法解釋地,我真的很喜歡看男人轉圈。

IMG_0610 IMG_0614

歡樂時光過得特別快,又是時候講Bye bye…

維也納機場。

IMG_0616

在這邊找到了Sacher的店,而且可以外帶。

 

IMG_0617 IMG_0618

侍應說這個能存一段時間,長途機不是問題。就帶回去讓為我照顧兩貓的大恩人吃。

IMG_0621 IMG_0620

好貴好貴好貴啊,我自己也捨不得啊!!!!!!

進禁區以後遇到了一個和朋友失散了的日本人,我出動了全部懂的語言去幫助她,希望她真的能成功在芬蘭轉機回名古屋啦。

沒有團體領隊一起到外地,不諳英語,真的絕對不能分散走開啊大家!

回到香港,jet lag!

而且立刻又屙嘔了(連同在歐洲沒有嘔吐的份兒!)

我是不是該好好考慮移民的事呢…

day 5 Budapest ~ Vienna

在漁夫堡拍了些照片,去了自由女神像買了一頂用磨菇造的帽子。

Vaci的大街上走走,便到英雄廣場。

只是拍拍照,沒太多什麼特別。

好睏⋯

在希臘小村吃午餐,匈牙利牛肉湯令人大快朵頤。買了一些辣椒粉作伴手禮。

再之後就開車到維也納。早就說我不喜歡旅行團,沒法深入一點探索城市。也一直只有吃和睡。車程實在太長。

能在布拉格長一點時間就好。

晚餐終於像樣一點,不用再勉強地吃的中菜。

我暫時看到的維也納都很現代化,我不喜歡。希望這並不是全部。

旅途音樂

台北—法蘭克福:機上的平井 堅及Radio Head精選

法蘭克福—紐倫堡:Love psychedelico

紐倫堡—布拉格、布拉格市內、酒店內:林一峰!(總之林一峰就是布拉格)

布拉格—布拉提斯娜:Dancer in the dark OST(因為是捷克+斯洛伐克)

布拉提斯娜:Hysteric Blue+Judy an Mary(好天氣就是這種味道)

然後,Vitas

關於一個人去旅行

除了會交心的某幾個,我討厭生活被干涉。

這次我一個人住自己的房間,樂得清靜。

吃早餐的時候,被那些阿姨大叔叔們硬要人跟隨他們的口味,真讓人煩厭。

為什麼我不能吃芝士?我自己吃為何要擠出那種在吃屎的嘴臉?為何要把雞蛋偷偷放在袋中,而且要我也做相同的事?

我不想在外做一些會讓人看不起的事。

day 4 斯洛伐克 ~ 布達佩斯

早上突然可以連到wifi,所以要快些publish blog post,即使未曾寫完。

在Czeh境內是O2-CZ的network。

中午到達斯洛伐克,吃的要自費,廿五元又鵝肝又risoto!好吃到哭!

然後又是交通⋯到達Budapest已1900,看過了根本不是藍色,也沒什麼特別的多惱河之後又要吃飯。究竟我來這裡是否為了吃飯?

這裡的中餐極度難吃,我相信有天我要「著草」來這裡生活的話,絕對能夠開一間獨當一面的中國餐館!

時候還早,就在這買了wifi pass!

第四天完結,用了的錢不到遇計的一半。

後天會在維也納觀看我人生的第一場音樂會。(假如能訂得到票的話)

明信片已在布拉格寄出啦。

day 2~3 Prague

(續)

到達布拉格以後,就到舊城廣場和查理四世大橋。橋上正在維修所以有一部份雕像沒法被拍到。

時間所限,很快又去吃飯然後回酒店。回去已經十點,天還未全黑。

酒店有wifi但在連接當中有一些問題。房間不小,窗能開很大,但床比日本的還小。這裡的人不是很高的嗎?是不是都把腳凸出床外面??

Day 3:
早上去了St. Vitus的教堂,很宏偉但沒有用電話拍到,要等一下才有相片。

有人在皇宮外遇上gypsy,但沒有什麼損失。

中午到卡羅維溫泉區,溫泉水是用來喝的,與一般的有點不同。只是熱的、有rusting的味道、咸的soda的樣子。好像說能夠治病。

美中不足是下雨,所以沒有拿底片機出來。

終於可以吃西餐!幸好沒有選擇吃魚⋯

下午返回布拉格城內泛舟晚餐(我的旅程好像只是交通和吃?)

吃飯後脫離團隊,到舊城逛逛,不枉拿著重重的器材,夜間的舊城廣場又是另一番景象。

metro在counter買票的話能用euro,所以根本沒有克朗經過我手,對不起Kasu!鐵路相當容易上手,也只須二十多克朗。在metro內遇到另一群年輕人,在抽大麻煙⋯

回到酒店趕緊洗澡睡覺,明天早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