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3事件(1)

可能,我們都在安全的城市活得太久;
可能,我們城市的警察都太可信;
可能,我們的社會太過廉潔;
可能,我們的官員即使能力不足,也不曾逃避;

可能,我們都慣於這些,忘卻了危險。

***

八月二十三日當日中午,看到騎劫旅遊巴的槍手還釋於人質,槍手的要求也不是具太 大政治威脅,也沒40925_484352807925_721727925_6836972_6316265_n[1]說過要什麼開天殺價的金錢,他只要復職--我們都以為,事情能和平解決。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由白天等到黑夜,突然傳出槍聲,突然傳出全員死亡的消息,大家都著急了,才開始意識到事態的嚴重。

在旁戒備的警員,被拍下了沒槍在手,還架著持槍戒備的滑稽場面。

菲律賓警察在入黑後終於開始進攻,但有勇無謀--用鐵鎚破窗。還一度把鐵鎚甩進車內,再伸手慢慢摸回鐵鎚。

可是破窗之後呢?好像沒有部署過打破車窗之後如何進入車內一樣,旅遊巴的車窗相當高,並不是可以空手爬進,就算能進入,也不及用梯子之類的工具一樣迅速。須知道當人命關天的時候,每一秒都相當重要。進入車內,看到槍手還在(當然在喔,你以為會憑空消失是不是),居然還跳車。

然後,拿螢光棒來當作照明也是一個笑話。

在菲律賓,到底是不是沒有「打草驚蛇」的概念?要麼按兵不動,要麼就只能進不能退。槍手都感受得到你們的惡意了,還會乖乖地等你們重新部署嗎?而且一退就退大半個小時,要是人質還在的話,要把他們殺光也是遊刃有餘。

種種事情看來,他們從來沒打算過要把人質的生命放在眼內。

***

到事情算是稍告一段落,人質被救出、死的死、傷的傷,特首出來開記者會,我們才知道由當天下午直到事件完結,打了大半天電話,我們香港政府仍聯絡不上菲律賓總統。

對,按照外交慣例,對方是一國之首,特首只是地區之首,對方是有權不直接對話。但這不是唯一外交手段。但在情況危急之下,也可以有例外吧?若要提交至國家層面,又不得要領。此時香港,就似是一個無助的孤兒仔。

我們不接受當災難發生時,任何形式的推卸責任。也不接受總統的笑著巡視現場。

翌日總統回應不停推卸責任。

也許,在菲律賓,人命根本不值錢。

也許,是香港人一直活得太容易,忘卻世間的黑暗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