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

那天晚上,
機緣巧合地去了飲み会。

我和語言不完全能通的ろすさん,
談到了半生瓜,還有苦瓜那首歌,
說過了人生半才不怕吃那甘苦味。

談到了栗子百事的事;
談到了廣島、任俠、高倉健的事;
里芋的事。

收到了一大包禮物,
被招待吃飯了。

偷聽到,
他一直記住我當天曾為他張羅三一一消息的事。

拿出真心待人,
以往令自己受傷的事情有太多,
原來真的會有人能記住。
一切都值得。

我也會深深記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