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腰骨受傷了, 每走一步, 刺痛一下, 莫說是彎腰拾物。今早一早去了看專科醫生, 照了個X 光, 拿了些藥, 千多元就這樣飛走了, 很貴, 幸好有保險能幫補一下… 其實我想, 如果沒有保險, 我並不會這麼爽快地就去看醫生吧, Sandy 也幫了我很多。

醫生給了我一個星期的假期, 奈何我答應了的工作, 限期天天迫近, 可不能就這樣不負責任地說走就走, 讓人陷於困難之中。所以之後應該是會留家, 但還是會繼續工作, 至少, 減少舟車勞頓。

今早發生了一點事, 我實在下不了氣, 明明是很希望, 醫生也說是要好好躺在床上休息, 雖某某卻說成是我不應該離開工作崗位, 說我應該要堅持做, 「反正在家都不會是躺一整天, 總會吃飯拉大便, 和到公司工作沒分別。」

我很生氣, 真的很生氣。

醫生千叮萬囑, 一定要好好休息, 要不然就會惡化, 很難搞; 同一時間, 有人這樣對我說, 我認為, 那人並不把我當朋友, 甚至就算是其他沒關係的人, 都不應該說那樣的話

事後他說是因為我看起來是非要返工不可, 我之前說很缺錢所以才這樣說。

  1. 我並沒有那樣的意思
  2. 我並不需要你討好我
  3. 我認為我的生命比較重要
  4. 我不認為那些叫我跟醫生說的話是合乎邏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