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

PARK3

小時候, 冬天家裡是燒水洗澡的。就是把水勺到火爐上面的儲水器, 再把柴放在下面燒, 然後就可以在浴室裡用熱水洗澡。

儲水器很大、很高, 絕對是我當時沒法勺水進去的高度。我想, 把我整個人放到裡面去煮也可以。洗澡的熱水幾乎是源源不絕的, 家裡的水也是用附近山溪的水搭過來, 所以不用付水費。即是, 只是白天有檢到柴枝, (其實當時家裡存了很多啦) 就可以毫不吝嗇地用熱水啦。

在燒柴的日子, 應該都很冷, 可以預先把衣服放到火爐前烘暖, 洗澡後立刻穿上的感覺, 真的很難忘記啊。雖然衣服都烘得有點硬, 有點黃, 不過也不要緊。

而且在那些日子, 都可以吃到煨蕃薯, 那時的我, 認為那是人間美味。

後來, 家裡的火爐拆了換成儲水量很少的電熱水器, 連後園用蒸年糕 (幾尺直徑的年糕你吃過沒) 的那個火爐也一拼拆掉; 水喉也換成政府水塘的供水 (我到現在也認為我後來變得多病是因為喝了政府那些加了Fluoride 的水); 冬天變成了另一回事。

直到我搬出去, 我也還是在儲水量很少的電熱水器的家居住。現在我只期望, 我能搬到一個有煤氣熱水器的地方…

順帶一提, 我是真的從小到大都住在香港!

神呀! 請讓我中六合彩! 首期就夠了, 我會好好工作供樓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