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_pdfimage_print

博談

一直以來,看很多的blog,rss reader 長年累月都積存著過千的未讀文章。由新聞政治、到科技玩物乃至風花雪月都有。

曾經,我以blog與日記之間的微妙分別而執著。認為文章理應意有所指,或是發表文藝。最好遠離工作、遠離生活。

小時候,老師教導,即使是日記文學,亦應避免寫一些每天重複的生活流程。

不解的是,有好些blog是以日誌形式存在,而且不乏讀者。這種生活日誌,對於並不認識作者的人們,吸引之處到底是在哪裡呢?也有看這一類別的,是很有趣不錯。但還是寫不來。

小時,在作文考試時,最弱一環就是議論文,對於沒有研究得很深的事情沒辦法突然之間作個論點。曾被狠批:言之無物。

現在寫得最多的卻不是最手到拿來的抒情文以及敍事詩。

寫blog以來,常想保持客觀,盡量抽離。

我, 其實很害怕寫這個「我」字。

可能,這就是hitrate是有,卻沒人留言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