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

其實我並沒有什麼特別喜歡不喜歡,
欣賞的倒是有,
只是總覺得讓人知道有一兩種喜歡的東西,
也許就能帶來話題。

我一次也沒有聽過流行歌手的演唱會,
Opera也沒有, 沒有人聲的音樂會,
卻倒是有幾次。

其實我並不如你們所想般熱愛拍照, 畫畫, 音樂。
我也不太熱愛生命。

人總是對禁忌的事物充滿慾望。

***

本來, 我就很討厭甜吃。

香港式那種, 有甜味的麵包, 使我對麵包沒多大好感。

冷冷冰冰的, 作為華人總認為不應該是正餐。

自從知道自己不能吃任何有Baker’s yeast的食品時, 突然又對此充滿愛意。

我天天都想吃啊!

我明明知道我也許會因此惹上大病。

***

對禁忌產生的慾望,

可能, 只是因為我知道這不應該。

我明天考試

老實說, 進港大以後, 我接連受到多番打擊。從前以為自己能夠拿捏的, 原來沒有那麼多。

本來準備了要通宵溫習的, 喝了兩罐expresso, 是很精神, 可是也不停地拉肚子。

溫習已經八八九九, 唯Gram Schmidt procedure還沒好, 不過現在頭很痛, 肚子也壞, 似乎是沒辦法趕得及在一夜之間學會吧?明天就別選這題…

其實我很討厭那樣得過且過…

很想要假期, 還要精神, 家裡太髒了… 快受不了。

day 1-3 Nürnberg ~ Prague

Day 1:
在飛機上渡過。中華航空的飛機絕對比想像中來得舒適。不過jet lag問題依然嚴重。坐得腰也痛了,幸好兩程都能坐在走道旁邊,可以隨時起來走走。

只是早餐的蛋實在讓人對蛋的認知有一點扭曲。

帶了兩部相機,也因為其中之一是底片機的關係,帶了十五卷底片,在飛行前安全檢查的x-ray真讓人擔心。

華航真不槐為遇上空難也能全機安全的航空公司!在政策上是非常嚴格,連處於flight mode的PDA phone也禁止使用,讓我快悶死。

原來俄羅斯真的好大,大得讓人飛行十小時仍不能脫離亞洲⋯(我知道是我見識少⋯)

Day 2:
フランクフルト!フゥ〜♪

到達法蘭克福。直接就坐車到紐倫堡,路上遇到交通意外,很擠塞。

到了歐洲還要吃中餐讓人納悶起來。一切室內地方都很熱、通風也不好。吃完飯實在無法留在室內。

天空沒有想像那麼藍,不過至少也是藍色。

逗留了不是很久就出發前往布拉格。長途旅行對於我這個經常要上廁所的人來說是有一點吃力,就唯有少喝一點水。

仍在jet lag, 卻又不能入睡。有點想吐。

選擇困難

因為害怕自己後悔, 所以我害怕選擇。

思前想後, 沒有詳細的考慮會使我很不安。

即是不能成就完美的結局, 最少也是較好的。

因為選擇的過程漫長而痛苦, 選擇了就不容動搖。

我承認這樣的我很固執。

但我認為那是我的人生。

承諾了的不能反悔。

有些事就像懷孕九個月, 即使後悔也還是停不下來。

除了繼續, 還是只能繼續。

即使重來, 我一樣會像現在一樣。

離開, 一個人住。

手指都破掉

今天我回家以後, 彈結他直到剛剛,
手指頭都破掉, 依然鬱結難抒…

活到現在, 到底有什麼是我真正因為自己所喜歡而做, 而不是為了別人呢?

我是真的因為自己而喜歡彈結他嗎?而不是因為覺得哥哥很有型?

我是真的喜歡一個人住嗎?而不是為了什麼原因?

要不是為了人, 我的生命還剩下什麼?

我真的喜歡笑嗎。

這一次輪到我出走

我很清楚我是個衝動的人,
卻容易心動。

選擇的過程令我痛苦。

從前我爭取我選擇的權利,但原來,我沒有選擇的能力。
到市場買菜,會在同一舖位前面走三四次才能勉強買得到一兩種東西。
我是在一念之間決定去旅行,又在瞬間質疑自己的選擇。

我就是猶豫的定義。

進退維谷。

說謊的時候,很容易因為忘記自己說過的而被悉穿。

所以說真話比較輕鬆。

但當迫不得已地說了個謊,唯有連自己也一起欺騙。

久而久之,會不會變成精神分裂?

***

我的自信是裝出來的,其實我很自卑。

要麼坦白, 要麼⋯

要麼坦白,要麼騙我一輩子。

人總抱著對真實的渴求,卻不會有誰從沒說謊。

人總希望自己所相信的就是真實,但從沒一人能把握事實的全部。

眼看的只是單一角度,沒法看到事情的背面;耳聽的當中被加滅了幾多細節;感受被自己主觀的願望影響著。

不容易相信了的東西,要麼直話直說,早點紏正過來;要麼就騙一輩子,別把謊話拆穿。

一直相信著他的宗教的人,也許就是他在軟弱時候的一點寄託,要是沒有影響到別人,也沒必要怎麼打壓。

我知道,被冷言冷語的痛苦,被質疑信念的心情。有時明知道沒有還是想相信下去。

正如:可能都是集體精神病,但我還是相信世上有鬼。

沒法証明的事情,信與不信只在一念之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