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_pdfimage_print

很有心思, 但有點可怕-鉛筆雕塑


http://www.jennifermaestre.com/pencil_show.html

從這樣的大小看起來, 真的很像珊瑚之類的海洋生物, 但它們牠們都是由一枝又一枝的木顏色和鉛筆頭砌出來的。

我覺得牠們是點可怕啦。

我是會很留心地看著珊瑚半小時以上的人, 然後那星期都作被珊瑚星人攻擊地球的夢。珊瑚呀, 真的很不似地球的生物嘛...

噩夢

最近好像經常在做和列車有關的噩夢, 這一次, 是有兩個我並不認識的小孩, 在我面前, 被列車撞死。

一般來說, 火車呀, 地鐵呀那些, 在進站之前都會有警告的 “列車即將到站” 之類, 這一次, 兩個小孩都是因為沒有那個警告而被車撞死。當然, 胡亂進路軌, 是不對的, 不是值得鼓勵的行為, 可是, 兩個小男孩, 都在我面前, 正中的位置, 被列車撞倒, 很可怕, 很震憾…

我已經無法再睡, 害怕一閉上眼又是這樣的夢。

第一個小孩, 我是在聽到列車的聲音時, 叫了一聲”車來了, 小心!” 然後才撞到的, 我為我什麼都做不到而呆了好一會, 然後又再眼白白的看著第二個死去。

這樣的夢, 能解釋得到嗎? 我是太過受壓嗎? 還是只不過是床舖太硬所造成的呢?

切餅的夢

是講我無啦啦話結婚 , 對方不是我喜的人來的, 但總之是結婚啦, 咁去到, 新郎未到, 見到個結婚蛋糕居然是切餅!! 咁我就回 了家, 成個下午新郎那邊都沒有人打來, 到晚上, 我打了電話過去, 有個女子聽的, 她同我係咁講英文, 應是新郎的家姐定不知誰, 講了一輪, 她小我為什不去婚禮 , blah blah blah, 然後到新郎聽, 我一開口便小他, 為什麼是切餅!! 又講了一輪, 就醒了

I met a ghost last night

分不清現實還是作夢
醒來之後還是心有餘悸

黑暗中
我看見一個男人坐在你身上
我想叫你
好害怕
我用盡力氣
什麼聲音都發不出來

分不清是真實還是夢
不知怎樣又昏倒過去
張開眼的時大概六點

相同的景物
讓我相信這是有發生過

我害怕

我該怎樣對你說好呢

昨夜的夢。

這個地方,有綠色的植物,高高的樹和草地,附近都沒有山,這是一條小路,旁邊有小屋,西式的。我知道明顯不是,但夢裡面,這是某人的家。

我想去敲門,但是很害怕,怕會打擾。

我一直走,一直走。問著路上的人,我要找個可以用電腦,可以上網的地方。

找到了,啡色的窗口,是這裡了。那店員,聽得懂我的話,よかだなー

send 了email , 快點收到吧,快點回覆吧!

然後,走著走著,走著走著,不記得為什麼要走了。走著,我走到海邊,已到了夜晚。這裡有小木船,那人是誰?為什麼跟著我?我要快點走,我走到那邊窄窄的外圍,爬到另外一邊吧,不要再跟來好嗎?

呀呀,掉了進水了,誰來救我,呀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