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_pdfimage_print

續說webmail

話說上學的時候,有一個科目,在比起Upload課堂相關資料,老師在Yahoo!HK開了一個common mailbox。

也許比起特意去開啟Ftp,又要update html頁內容,email真的比較來得方便一些,可是對於看的人並不然。

  1. 因為大家都在web mail裡面看,很多email都已經是marked as read,要找出哪個mail還沒看過真的很費神。
  2. 充斥著不應該是我們需要看的資料,例如某某Project group的Team leader 個人電郵地址及電話號碼。
  3. 那些email在上星被某人用outlook一下子sync掉。全部不見啦,那人也是無法把email sync 回去吧。所以就是永遠地憑‧空‧消‧失。

據說tutor要把那人揪出來。

Anything that can go wrong, will go wrong

– Murphy’s law

凡是由人所做的事都可能會錯,抓得了一個,還是會有下一個,要揪住人家的無心之失,反不如把漏洞早早修補吧。

 

說起手持流動裝置,Push功能也是相當重要呢。

不甚長進的Microsoft Hotmail也在上月底開始支授Push了,其他公司實在要加把勁呢。(心)

LKM Musical – Our Story

P1040566

昨天去了荃灣大會堂看母校的後輩們上演音樂劇-Our Story

想起了以前很多的種種-
一邊上課,學校旁邊卻一邊在打樁的事;
課室裡沒有空調,要靠步行籌款的事;
在學界有名的手球隊裡玩的事;
We lined up in the detentions;
運動會的啦啦隊、
早會、
還有還有…

It is more than I expected.

演的、奏的、寫的、譜的,都是學生或是校友、甚至家長。中學時我曾經是奏長笛的,真的很想參與其中啊!

Hell! O! World

最近決定了大學 final year project 的題目, 所以要重新學一種程式語言 (當初學的已忘了七七八八)。說到學寫程式, 不知是誰人發明的, 第一課總是學習如何讓電腦列出 “Hello World!”

從我小學四年級的時候學習GWBASIC, 那時覺得很無聊:

10 PRINT “Hello, world!”
20 END

到PASCAL:

program Hello;
begin
        writeln(‘Hello, world!’);
end.

到C… (C++?)

#include <iostream>

int main()
{
     std::cout << “Hello, world!” << std::endl;
     return 0;
}

還有JAVA, MATLAB… 原來我已說過很多次HELLO WORLD! 卻沒想過它的意義。如果在要迎接新學的事物, 所以為了有個好開始, 在程式問世一刻說句hello… 電腦的世界是美好的! (打冷顫)

P1030858

那麼我那冗長、內容極豐、時間很緊的日語課… 應該說句… hell! o! world!

不停不停不停的抄寫假名, 不停不停不停的寫錯字… 內容越來越多! 用七星期學一年的課程實在是吃不消!

城大濫發電郵

由二月十五日計起,我在香港城市大學的學生電郵戶口收到超過五十個以上與我無關的電郵(因為已 forward 至本人的 gmail 戶口,所以是 gmail 的介面)

所謂的「與我無關的電郵」,包括一些不知做什麼的非我本科的 Research, 日校時間進行的活動、seminar,關於 Final year project 的事項(而我並非 Final Year 學生)

在云云 SPAM MAIL 之中,以這一封最為過份:

from
Student Development Services <so_msg@cityu.edu.hk>
hide details
Feb 7 

to
Email Broadcast System Message 0000061527 <hidden-list@cityu.edu.hk>

date
Feb 7, 2007 6:19 PM

subject
[EBS] Chinese New Year Stall Corps helpers recruitment

年宵實習團──招募義務工作人員

各位同學:

農曆新年快到了,想參加年宵,但找不到合適夥伴?沒有經驗?現在機會來了。一班城大同學將在維園年宵攤檔大賣賀年精品,現需要大量人手協助。參加的同學有機會與經驗豐富的年宵創業者共事,從中可學到不少創業的知識、年宵的工作流程、管理的技巧,更可結識志同道合之士。相信對各位有志創業或希望參加年宵的同學來說,是一個不可多得的機會。外地同學更可感受香港的花市特色,與香港學生打成一片。

我們將舉行一次經驗交流分享,歡迎有興趣參加今年年宵的同學到場垂詢。

經驗交流分享

日期:2007年2月9日(本星期五)

時間:晚上 6:30 – 晚上 8:30

地點:B5116

為鼓勵同學創業的精神,吸取籌辦年宵攤位的經驗,現誠徵有志參與年宵的同學加入我們的行列,不論本地學生、內地學生,甚至交流生,成為我們的義務工作人員。

詳情如下

日期:2月12日(一) 至17日 (五)

時間:上午10 時 – 晚上12 時

大家可自由選擇合適的時段,參與是次活動的同學均可獲得:

1. 全人發展獎勵計劃積分

2. 一份我們售賣的產品作為紀念品

同學要把握今次的機會踴躍報名,勿失良機。有興趣之同學請出席以上的簡介會,並將個人資料包括姓名、性別、聯絡電話、學生編號、年宵期間出席時間於2007年2月11日 (一) 前電郵至Ms Winnie Pong (winnie.pong@cityu.edu.hk).

Ken

一班籌辦年宵攤位的FB同學

年宵市場是商業活動,為什麼可以使用學校的 email boardcast system,企圖欺騙學生義務幫忙?

但當我看到《明報》的這個報導,心裡暗爽:

學生年宵檔培正「贏」城大2007年2月19日

【明報專訊】今年香港市面消費氣氛良好,一眾希望在年宵一嘗營商滋味的學生,最後各有賺蝕,其中兩個有市場系大學生參與、出售話題產品如「天星鐘樓」及「禁煙指示牌」吹氣公仔的攤檔均告「損手離場」,不敵賣精品的學生攤位。傳統名校培正中學更以豬生肖精品及學校名氣吸引到市民及校友光顧,擊敗多個大學生攤檔,豬籠入水「過肥年」。

集體回憶產品不受歡迎
別以為讀市場學的學生辦年宵就能賺錢,約20名城大市場學學生投資6萬多元,售賣獨家設計的天星鐘樓、禁煙指示牌等吹氣公仔,最終蝕掉萬多元。負責人陳同學說,原以為市民會因時事、歷史文化而購買這些精品,但發現市民不太受落,加上定價可能太高,令貨品滯銷。她說,會與其他同學檢討是次經驗。

同校42名電腦、設計、人力資源及市場系學生及畢業生,在維園花市售賣「煎釀三寶」咕,原以為會迎合近期的「集體回憶」潮流,結果虧蝕約3萬元,還剩下四分之一約1000件貨品。舊生李先生說,花市首3天「旺丁不旺財」,檔攤紛紛降價促銷,李與同伴很擔心貨品失去競爭力,無奈跟隨,由原價38元降至五元十塊,所以要大蝕。

科大理科及工程系10名學生主攻吹氣咕椅,購入1000多件貨品,全場獨有多種款色如樹幹、士多啤梨等,最後只賣剩十多件,賺了萬餘元。負責人余先生指這次實戰經驗很寶貴,如發現跟客人講價太久會阻礙其他生意、人手不足會欠聲勢等,他很希望明年再接再厲。

培正豬錢罌賺2萬元
香港培正中學近30名中六生合資5萬多元,大賺逾2萬元。他們售賣用人手繪製的陶瓷豬錢罌、雪豆豬公仔等。負責人馬同學說,能賺錢與學校的名氣不無關係﹕「主要因為學校個招牌有助宣傳,加上有很多校友前來幫襯,我們攤檔位置也好,一入花墟便見到。」

cs 3270 Computer Networking

semester A (2006/07)

是個沒太大用處的課堂, 我指的是課堂本身, 而不是教學的內容和要求學生得到的資訊。

在課堂前從不會得任何一頁的notes 或同類的資料, 也不會知道將會教到多深入。就算有學生會認為, 即使在課堂前得到資料, 也不會看也好, 我認為那個都是重要的。

可是卻會有一二頁的, 所謂Self Accessment…

既然若不買指定的課本就不能備課, 講師的素質就成為了關鍵:
如果講師是英文都不會, 沒有正確的譯詞(Translation/ Terminology), 沒有正確的讀音(Pronounciation), 沒有足夠的表達能力(Presentation technique), 沒有有效的比喻及舉證(Examples)…

在即日課堂中”教”到的部份, 會在即日quiz。沒有效的課堂, 測出來的成績, 我並不認為人人都能考得好。但那個quiz 是直接影響最終成績合格與否。成績的計算方法也是這科一大弊病, 我不認為由Multiple choices questions 去定合格與否, 其他問題去定所得的Grade 是一個好提議– 就算能在長題目中寫得出重點得分, 也有機會因MC 題目中, 因答案相似, 答錯而不合格。

Continue reading cs 3270 Computer Networking

不再存在的學校

偶然之間, 聽到舊同學說, 中六的學校, 已經不在了, 由七間分校變為三間, 這個, 其實也是預料中的事情。

教育制度的改變, 就是其中一個原因吧。
那種正經的事, 沒心情講太多。

在這裡, 我們學會了讓全校學生都是學會幹事的方法!
我是Biology Society 的 Chairperson,
擁有高超的解剖技術… (就是全拆開了之後都幾乎沒看到血)
不相信的人, 可以試試給我解剖看看!

我在裡面只逗留了一年, 除了玩, 什麼都沒學到的一年。中, 英 , Biology 的成績其實不差, 可是經阮兆祥老師 (本名: 黃國華, 在 notes 裡, 將Organic Chemistry 寫成Orange Chemistry的強人) 的悉心教導下, 化學科成績是前所未有的 9.5/100 !! (注意: 中間是有一個小數點的) 讓我帶著失意的心情離去…

maria college guitar choir 

參加了 Singing contest 的6B 同學們
左起: (不記得), 我, 莊, (不記得), Patrol, (不記得), 阿v, (不記得), 伍家駒
哈, 可見得, 我是不會記得女同學的名字…
這照片中欠了一個李家俊…

永遠記得Singing contest 後5大洋老師(本名: 伍達洋)帶我們去加太賀吃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