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機

快要停不下來。

已經壓抑夠了沒。

這個世界什麼都講時機,都靠先到先得。

出生、考試、排隊、戀愛、工作、買賣。

原來痛苦也講次序,稍稍落後,就連吐個苦水的權利也沒有。

別再站在道德高地看人,說著人應當怎樣怎樣,想著別人的努力總是輕鬆。

向北。混亂

傷悲的時候,我笑;
痛苦的時候,我也笑。

我想要隱藏一些哭了叫了也於事無補的事情。

總有一些,還有一些,大大小小的事情在纏擾。總是先想到人,再想自己。壓力很大。

我也有自己的生活,我清楚我是需要多為一點自己,但為人而活讓我感覺更有價值。

證明我還存在。

我自卑得很,所以書籍資訊通通亂啃。
當有人說我像活字典,我心裡暗喜。
想被欣賞,想被注意。
其實隨手都能搜尋得到的東西,也沒有太大必要記在腦袋裡,不懂的,不如就讓它繼續不懂。

好像有些不對。
又猶豫了。像失去平衡。

不對不對。

像是明明一直都有字典,為我們還要學語言。
在間裡明白,也知道事情深層一點的意味,確實是有點吸引。

我是相當地自卑。我知道原因,可是還沒辦法克服。
不可以那麼軟弱。不要自己那麼軟弱。
我清楚明白到自己的弱點在哪裡。所以,不能再逃避。
成年以後,不能再為了自己童年的事情怨天尤人,我是這樣認為的。

我討厭被誤會。

當別人認為你很堅強的時候,就是肆意傷害你的時候。他們認為你能承受。
他們都要保護軟弱的人,他們都不忍傷害軟弱的人。

在傷害別人,和被人傷害之間,進退維谷。

我不想傷害任何人,所以一直受到傷害。我不能說嗎?
受過傷的人可以肆無忌憚地傷害人嗎?
受他傷害的人沒有反抗的權利嗎?

堅強是我的錯嗎?

想太多,胃很痛。